WFU WFU

2014年4月17日

FFR讓戰地獨立記者更安全工作和回家


我們都很在乎「安全」問題。
一個顯而易見的差別:
如果一個獨立記者遭綁架或殺害,
他或她可能被貼上「不負責任冒失鬼」的標籤;
如果是媒體集團的新聞工作者遭逢同樣不幸,
他或她將受鎂光燈的關注和讚揚。
 ~法新社攝影師 Javier Manzano
2013年普立茲專題新聞攝影獎得主

 文/陳品君
曾為維基解密(WikiLeaks)創辦人 Julian Assange提供政治庇護的 Vaughan Smith,是倫敦前線記者俱樂部Frontline Club)創辦人,201367日,他和一群自由新聞工作者共同創立「前線自由記者」(The Frontline Freelance Register, FFR)。
當今新聞組織以正職員工負以全職外派任務的情況越來越少,而越來越多外國和戰地報導的採訪者是以自由新聞工作者為主。
這些自由記者一方面受到危險環境的挑戰,一方面長期缺乏制度和和財務上的支持,此外,他們也沒有一個代表性的組織,因此時常受制於大型媒體集團。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具有代表性的社群對於四散各地的自由新聞工作者來說是十分重要的。FFR正是在這種背景下成立。
FFR倫敦前線記者俱樂部慈善信託基金(Frontline Club Charitable Trust)底下的一個獨立實體單位,成立宗旨是為了這群曝露於採訪衝突、風險下的自由新聞工作者,保護他們的人身安全。FFR核心目標是支持自由新聞工作者身心靈上的健全,而會員有義務遵守FFR制訂的行為守則。
FFR由獨立、自由新聞工作者倡導發起,受到「倫敦前線記者俱樂部」財務上和後勤支持。經選舉所產生的第一屆代表委員會由Alison BaskervilleAyman OghannaBalint SzlankoEmma BealsEd GilesNicole Tung 和 Vaughan Smith等人組成,截至2014年4有482位會員,來自英國總部、美國和世界各地。
FFR近期致力於培訓課程2013年年底在美國「受訓拯救記者同業」組織(Reporters Instructed to Save Colleagues Organisation)醫療人員帶領下, FFR於倫敦總部舉辦醫療急救課程,培訓第一線工作的記者。
創傷風險管理(Trauma Risk Management, Trim)是FFR採用的一套同儕互助系統,能使訓練有素者識別心理本來可能忽視的風險因素,受到英國國家健康暨臨床醫學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背書。透過這套系統,FFR協助歷經衝突現場的記者和攝影師,面對不可避免的心理衝擊。

延伸閱讀
FFR官方網站,含最新消息、會員名單、申請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