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屏東佳冬/曾是日軍招待所 ,蕭屋洋樓將修繕

◎文/陳品君 在古色古香的佳冬蕭宅轉角處,矗立荒廢多時的「蕭屋洋樓」,與2004年便修復開放的蕭宅古蹟對街相望。這棟看來雜草橫生、牆面斑駁如同廢墟般的三層樓建築,最早是蕭家的馬鹿廄,日本時代改建為洋樓,是地方上冠蓋雲集的日軍招待所。 「蕭屋洋樓」結構上以鋼筋混凝土為主要樑柱、空心磚則砌築牆體,內部隔間牆為日式木摺牆,揉合東西方建築風格。屏東縣文化資產保護所在2015年便啟動研究調查計畫,2018年縣府委託玉騰建築師事務所規劃設計,2019年登錄為歷史建築,2020年客家委員會補助經費,預計在2021年修繕。 「蕭屋洋樓」不僅見證日本時代台灣建築的多元轉變,也見證一個家族站在歷史的浪頭上。歷經多年研調規劃,建物將迎來轉身蛻變、再現風華之日,同時也是深化洋樓內涵的機會。 (本文為《靛花》2021年立春號作品,原文刊載 於此 )

屏東佳冬/佳冬國小啟用南棟新校舍,百年學校化身社區公園

◎文/陳品君  日本時代就創校的佳冬國小,在2020年末啟用新南棟校舍,學生終於結束在組合屋裡的學習時光,在新的一年搬進嶄新明亮的教室裡。新校舍有著福(蝠)氣意象的雙斜屋角、八卦門書卷窗造型的洗手檯、蝙蝠廣場等客家意象,陪伴孩子學習成長。 隨著南棟校舍落成,還有「逍遙島」藝術裝置。鯨魚造型的「逍遙島」與校方刻意保留的大象滑梯呼應相望,是由藝術家李億勳使用馬賽克磁磚設計而成。仔細一看,鯨魚身上的紋路還包含鄉內常見的龍膽石斑、午仔魚以及蓮霧圖案。 而在放學後以及假日,百年校園化身為社區公園,草木扶疏的綠景中,冬日穿過枝葉間灑下金黃陽光,成為在地居民運動、放鬆个靚靚所在。( 本文為《靛花》2021年立春號作品 )

屏東竹田/為了守住老人家的健康與歡笑,濃情客家庄打造阿婆阿伯个快樂天堂!

◎文/陳品君 想像一下,一個身體機能慢慢退化的老人家,他變得時常忘東忘西,有時候聽不懂別人表達的意思,對於他人不時的提醒感到懷疑,待人處事上也再三出錯,甚至影響與家人間的關係。 老人家一方面身體病痛不斷,一方面對於生活亂了步調感到情緒低落,種種的身心煎熬,上了年紀的長輩,難道只能接受這樣的自己嗎?位於屏東縣的一個客家村落,社區居民為了守住高齡與失智長者的健康與歡笑,正攜手為他們編織一張安全守護網。 自古鄰里守望相助,高齡友善社區 西勢打頭陣 位於屏東縣竹田鄉的西勢社區,北接麟洛與萬丹鄉,這裡是以客家族群為主的聚落,屬於「六堆」之一,在清代,客家人曾在此保鄉衛土集結成隊(堆)。 相中西勢社區自古以來鄰里守望相助的背景,縣政府希望可以營造這裡成為友善長者的示範社區。對六堆民眾來說,社區內的忠義亭不僅是先祖在清代出戰前的誓師地,也是現代感念先烈的祭祀場所,而忠義亭旁邊的客家文物館,則是民眾學習並傳承客家文化的根據地。 從這兩個場所與老人文康中心為蛋黃區向外延伸,並以文物館內的樂智屋為基地,在政府資源挹注下,社區與學術、公務機關合作,不僅規劃友善環境與空間,也培訓居民和商家學習如何陪伴高齡與失智長者,以及面對自己的老後生活。  國中生從小旅行認識友善社區      2019年,屏東市區的公正國中學生,因參與「台灣設計展x屏東超級南—竹田西勢樂智友善社區小旅行」來到竹田鄉西勢村。 一行人從西勢火車站出發後,導覽員阮鍾月英向他們介紹西勢車站在竹田鄉一帶交通上的重要性:「(車站)以前是比較舊的建築,因為配合(鐵路)高架的關係,所以都重新改建。我們西勢車站應該是(旅客)從內埔那邊過來的,還有竹田本身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交通地點。」 在這幾年鐵路高架化後,乘載村民記憶的西勢火車站,經由改建煥然一新。入口名為《等待》的3D地畫作品,重現一幕幕旅人離別或是回鄉的場景。 離開西勢車站的隊伍前往下個定點,在過馬路時,行人專用號誌傳出一連串的人聲。 「大哥大姐紅燈了,莫過喔! 大哥大姊綠燈了,可以過了!緊緊來。 」 全台灣只有在竹田西勢才看得到的「長輩版」行人專用號誌,不僅有小綠人牽著老綠人的動畫顯示,還放大倒數秒數字體,並且傳來縣長潘孟安的小心過馬路叮嚀聲,這些都是結合生活與科技的設計巧思。 而在社區內的竹田國中則從2015年學期開始,在課堂中教導學生認識「變老」,以及如何與長者形成良善的互動

屏東內埔/解密老埤:山腳居民復振消失一甲子的馬卡道族祭典

實在是太久了、也找不到了, 所以說要復振這塊, 也跟時間在搶......跟時間在賽跑。 有的去問一問真的就過一段時間就不見了......就過世了。 所以有時候問到不敢去問啊! 但是就是從目前所留下來的比較急的, 其實還有一些人知道, 一些零零鎖鎖加起來, 應該可以把它復振起來! ——2019/11/7 老埤馬卡道文化協會理事長潘燕寶  ◎文/陳品君 在來自屏東高樹加蚋埔、萬巒加匏朗等族親協助之下,約一甲子不再舉行的馬卡道族內埔老埤祭典,在農曆10月15日得以重現,轉眼來到第四年。 老埤村耆老潘明文回憶起半世紀前的祭典活動:「斬豬,箍做伙佇遐跳舞、佇遐斬豬。做酒是較早用秫仔秫米來做酒,像現在太白酒仝款,趒戲時一人啉一杯、一人啉一杯,團體這樣下去啉,在那裡箍做伙唱歌,唱到半途再下去斬豬。」(斬豬,還有圍在一起跳舞。製酒是用糯米製作,如同現在的太白酒。趒戲時一人喝一杯、一人喝一杯,好幾個人下去喝,圍在一起唱歌,唱歌到一半再去斬豬。) 而耆老潘阿彩則憶起十幾歲時古謠,唱了幾句以後直說自己記不得了,旁人一句「你現在還唱得很好啊」,讓她展開了笑靨。 老埤村內石碑,反映百年前 原 客 閩 互動 老埤村位於屏東縣內埔鄉東側,全台校園土地面積最大的屏東科技大學就在這裡。日治時期的老埤庄則包含現在的老埤、中林、龍泉等村莊範圍,這個區域,在兩百多年前的清治時期,是山區與平地間的通道口,村民除了以閩南與客家族群為主,根據學者研究,部分居民流有屬於南島民族的馬卡道族血緣。 常駐內埔地區,研究台灣開發與族群關係廿多年的學者簡炯仁便認為,老埤地名中藏著消失已久的南島語言,他表示:「這个老埤,我相信這毋是講遮有個埤蓋老,不是,應該是平埔仔話,到尾仔漢人來,用漢字把它翻譯的——老埤Laopi。」 19世紀的東港溪流域,從西南沿海到東部山區,先民為了在此生存,閩南、客家、平埔及山地族群間互有來往交涉。而位在村內五穀宮旁的「奉憲封禁古令埔碑」,反映當時三個族群在此爭取土地與水源空間數年,官府才結案立碑。碑上記錄,只准地方社民自行墾殖,嚴禁閩南和客家人占用古令埔地開墾耕作。簡炯仁認為是一個很重要的裁判,「在嘉慶20年(1815年)的時候,這個汪先生他裁判這樣以後,他們(地方社民)才有辦法保存在這裡。」 老埤村的馬卡道族,有學者認為是源自清代文獻所指屏東平原八個番社「鳳山八社」中的下淡水社,下淡水社名可追溯

水果王國的未來之星(下)/少蟲害、低人工,專家推薦有機栽培——投入「新興果樹」前這些報你知!

 ◎文/陳品君 隨著氣候暖化,熱帶果樹前景可期,然而從種下樹苗到採收,農民必須耐得住性子。依栽種方式差異,黃金果結果需要2到5年、榴槤蜜能夠採收要等上3到6年、紅毛丹則是2.5到6年才有果子採,甚至也有農家種下樹苗後,望穿秋水10年都還盼不到一顆果實──種植時間拉長、收穫變數增加,誰也無法保證未來果樹的經濟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