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WFU

2014年7月27日

2014年小誌市集/來和雜誌創辦人面對面(下)


◎文/陳品君、陳顥文

編按:一年一度的 Not Big Issue 小誌/ 獨立刊物市集,今年6月7日、8日同樣在行者沙龍地下室舉行,本文介紹參展的四本報導型雜誌《24電影誌》、《藍鯨》、《Solid Zine》、《White Fungus》,訪談出版者的製作歷程。


盡情展現 賣一份「堅持」的信念

24電影誌》團隊透過刊物傳達對電影的熱愛,將電影弦外之音一一點破,交到讀者手中;《Solid Zine》每一期刊物都是一個作品,如同他們細膩記錄的每位藝術家,每一期的製作也是追求刊物的藝術之美;《藍鯨》以兩年時間成就一本「台灣地方誌」,希望喚起讀者斯土斯民的情懷;來自兩兄弟的夢想雜誌《White Fungus》,不僅享譽國際,也實現自己生命的價值。


每本刊物都承載著製作者的一份信念,或許是夢想、對美好事物的堅持,又或許是想要改變現狀的心。即使遭遇種種困難,也可能最後一無所有,獨立刊物製作者總能帶著堅毅的心往前邁進。

「我們要挑戰台灣的閱讀習慣和雜誌生態,不是賣得好,大家就接受……我們希望台灣的雜誌能被看見,台灣的文化會被改變。」這是藍鯨》陳頤華、許哲寧的野心,而野心之下則藏著一份溫柔:「大家都說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但卻沒有人和這些人好好聊過,我們希望台灣的文化......那些歷史課本沒有記載、記載不了的部分,能夠被還原。」陳頤華說。

24電影誌》團隊即使編刊物沒有收入,甚至有時候得自己貼錢,他們還是撐到第五期。「電影一秒24格,生命一日24時」,《24電影誌》希望透過一本刊物、幾個專欄,將每部電影所蘊藏的厚度傳達給大眾,讓人們看完電影後能有所反思,使電影能與真實生活連結,不再只是隨興消遣。

Solid Zine》每一期內容為一位獨立藝術家量身打造,「我們根據藝術家的作品或個性去發展,所以不管紙本的尺寸、編輯、裝幀都會視藝術家的感覺而定。」隨著每期刊物出刊,《Solid Zine》還會幫該名藝術家辦一場展覽或活動,「比如第三期介紹花藝家李霽,我們就在臺北信義區的好丘餐廳旁辦了一個花藝、攝影、刊物的合展。」創辦人黃智偉說。

「我們在做好玩的事情,但這『好玩的東西』是用非常嚴謹的態度製作。」邱暐茜說,由於對刊物品質的堅持,加上每期的展覽活動都是兩人努力策劃,印刷與活動支出常讓他們無法負荷。「老實說我們到現在都還是虧本的狀態,我們甚至把自己出國的錢都花光了,……不過真的想要營利的話,我們也不會來編刊物。」邱暐茜笑著說。

「要賺錢,方法多的是!」《White Fungus》主編榮恩如此說:「但我想做自己想做的事。」為了製作夢想中的雜誌,榮恩兄弟倆放棄安逸舒適的生活,放棄其他致富機會,像《Solid Zine》創刊人一樣,沒日沒夜投入刊物編輯中。「所有閒暇時間我都在編雜誌,雖然犧牲了與朋友、女朋友相處的時光,但我選擇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榮恩酷酷地說,「我從未感到後悔!」

「如果要害一個人,就叫他去辦雜誌」這是業界長久以來流傳的笑話。藍鯨》的陳頤華和夥伴笑稱是被這句話餵養大的。陳頤華說:「辦雜誌其實利潤低、投入時間長,我們在做之前還有人說『你們不怕死喔?年輕人!』。」她笑說,有時也會感慨,怎麼都沒有有錢的老爸。

「但我們還是願意,因為我們有熱忱!」面對旁人質疑、「六沒有」的考驗,陳頤華這句話,不僅一語道出獨立刊物製作者的信念,也為這群人的努力下了最佳註解。(完)


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