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WFU

2014年7月27日

2014年小誌市集/在這個手感時代,我們媚紙


◎文/陳品君、陳顥文 

自網路出現後,資訊取得越來越方便,數位媒體亦開始與紙本競爭。早些年有部落格,後來有臉書、Line等社群媒體,近年來數位出版的聲勢也水漲船高,在眾聲喧嘩的網路時代,紙本失去昔日光彩,一如明日黃花。 

雖然如此,還是有一群人,即使在結束一天工作後,必須拖著疲累的身軀繼續挑燈夜戰,他們仍甘之如飴。這群獨立刊物創作者,緣著對紙本的堅持與熱愛,就算廢寢忘食、捱更抵夜,也要讓人們在冷漠、快速的資訊社會裡,重新感受紙本的溫度。 


頂著六月大太陽,推開「行者沙龍」大門,循著角落邊的螺旋階梯往下走,窸窸窣窣的談話聲覆蓋的是另一個世界。原本空蕩的地下室被各色刊物攤位佔據,小小空間滿是人潮。沙發區不時傳來沙沙翻頁聲,頭戴粗框眼鏡青年正推著眼鏡,聚精會神讀著一本雜誌;面對牆面成排的展示架,一位女孩小心翼翼將剛看完的雜誌收入透明封套,放回原處。 

 這是「Not Big Issue 」市集,是紙本獨立刊物愛好者者一年一度的盛會。


今年五月份首度發刊的台灣地方誌《藍鯨》,創辦人陳頤華和許哲寧本身就喜歡閱讀、收藏雜誌。本著這股對紙本的熱情,他們毅然決然投身獨立刊物的製作。 

觀察平面媒體電子化趨勢,陳頤華說:「紙本雖是夕陽產業,但它一定會存在,因為還是有需要的人!」她舉《新聞周刊》的例子說明。

1993年發行的美國《新聞周刊》(Newsweek),由於抵抗不了數位浪潮,宣佈2012年年底停止發行紙本雜誌,誰知不到一年,它又公開聲明重返印刷市場。這本曾經為平面媒體敲下一記警鐘的雜誌,如今又為紙本帶來一絲希望。 

「你可以摸到紙本的溫度跟厚度,吃早餐時可以與別人分享。」對《藍鯨》而言,這就是紙本存在的價值。透過紙張交流、傳遞,它紮實乘載著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乘載著一份溫情。

業界長久以來流傳著一句笑話:「如果要害一個人,就叫他去辦雜誌」,陳頤華和夥伴笑稱是被這句話餵養大的。「其實辦刊物利潤低、投入時間也長,我們在做之前還有人說『你們不怕死喔?年輕人!』。」陳頤華說:「但我們還是願意,因為我們有熱忱!」 

對紙本有著同樣熱望的不只《藍鯨》,藝術季刊《SOLID ZINE》更是堅持不肯電子化。創刊人邱暐茜、黃志偉對書本充滿戀眷,「我喜歡看書,他喜歡買書,我們很喜歡書的質感。」邱暐茜說。

她認為紙本多了一種專屬感,「很多人希望親手拿到屬於自己的感覺」。對他們而言,書本不僅有收藏價值、看久眼睛不會累,更重要的是,它有別於冰冷冷的網路載具,「書可以感覺到紙張、紙質的不同。」每本書都是不同樹木的化身,有著獨一無二的靈魂。

邱暐茜笑說:「紙張可以自由選擇,可以選擇包裝、印刷,拿到手上是個貨真價實的成品,交到客人手上時,他可以拿回家慢慢欣賞,不看了也可以放在書架上。如果是網路的東西,可能看一兩次就忘記了。」邱暐茜說:「然而紙張卻無可替代。」

紙本代表一種存在,對製作者而言,當螢幕上由畫素和位元組成的數位符號,藉由印刷技術躍然紙上,翻頁時書頁香氣撲鼻而來,這就是紙本給刊物製作者最直白、樸拙的禮物,讓刊物製作者瞬間忘卻過去兩三個月以來的辛勞;對讀者而言,頁面上的螢光標示、草寫筆記,記錄著閱讀的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