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WFU

2013年11月17日

屏東/你幫我我助他 屏東藝文「青」力量(中)


(本文同步刊載於《行南》第八期網路版)

◎文/洪育增、陳品君、陳沛羽

場景轉到同樣是充滿人潮的街道──青島街,近一兩年因眷舍與民營餐飲結合而頗具人氣的市區新興景點。只有內行人才知道,青島街隔壁的一條小巷弄有個不定期對外開放的眷戶,每當紅色大門一開,都可以進去免費坐坐。

2011年,一次偶然機會下,「Gigo」簡之郃與家人合租青島街上的眷戶,策劃一場舊物廢料創作展「小陽。春日子」。當時,劉孟玲和蔡依芸夥同其他攝影社社員前往欣賞Gigo作品;蔡依芸回想起那時看展的心得:「真是不落俗套啊!」憑著找老房子、共同創立工作室的想法,專長分別是園藝、攝影、設計的蔡依芸、劉孟玲、Gigo在彼此都還不熟悉的情況下,一同向屏東縣政府文化處爭取眷村房屋的標案,成功標來的老屋則沿用Gigo當時個展的名字「小陽。春日子」,轉眼間已經營一年。對三人來說,能夠走到這步是一種「相親式的結合」,蔡依芸回憶當時在Gigo展覽裡的留言版寫下「讓我們一起為屏東熱血吧!」三人皆認為緣分得來不易。



「你可以挑一本最有感覺的讀物、找一個最舒服的位置席地而坐度過一整天,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小陽。春日子三人團隊希望這棟向屏東縣政府文化處標租來的日式眷戶,帶給來訪者悠閒、舒適的感覺,而不只是個商家營業空間。(攝影/陳品君)

過年時的柑仔店、賣小春聯、庭院裡的音樂節、草地電影院、一日咖啡館等,都曾經是他們舉辦過的活動,這些點子往往是出自於三人「五四三談天」。 (提供/小陽。春日子)

「就是想讓屏東的活動有趣一點!」劉孟玲說,曾有年輕人特地帶長輩過來觀展,回味眷村時光;也有朋友在家中長輩離世之後,將保存完整的遺物交由三人妝點老屋;國小教師們透過在「小陽。春日子」舉辦自主性社團的互動中,期盼自身成為傳遞眷村文化的媒介,教育屏東在地學童;更有外地讀書的屏東人在參與展覽後,有了畢業後回屏東盡一份心力的願景。

年輕勢力動起來 公部門在哪裡?

國內唯一鄉鎮市級美術館「屏東市美術館」在2013年年初開幕,藝術總監蕭青杉新官上任三把火,但在暢談各種構想後,他露出無奈的笑容,美術館一年1000多萬的預算經費,是他過去任職彰化縣政府文化局局長時期,請來某個國外樂團演奏一個晚上的花費;要將館內單一展覽辦得有聲有色已經是相當困難,更不用提向外推廣。

不管是面對民間藝文空間經營或是獨立創作者,屏東縣政府文化處目前扮演「平台和機會媒合、協助申請中央部會提案」角色,但他們也期待民間單位由下而上自主性發展,先瞭解自行定位並評估自營能力,才能在官方所提供的機會、平台中展露,達到永續發展。

放眼屏東縣政府現行法令規章中,雖然有針對民間藝文活動訂定〈文化藝術活動補助作業要點〉,但民間方面的補助對象限制在「依法登記有案之團體或個人」,且目前尚未針對「民間藝文空間經營」提供相關補助或獎勵的法令依據。文化處表示,公部門其實也憂慮經費補助事宜,但與其他23縣市競爭中央經費,對地方行政單位而言也是一大挑戰。

串聯、互助、支援 資源少的玩法 

公部門如此,更何況是剛萌芽的民間力量?面對資源上的匱乏,這群年輕人並未退縮,反而就既有資源的相互串聯。2013年5月底,有場以「漫南方」、「一碗豆腐」李嘉洺、部落格「屏東在地狼偽裝計劃」、「老李」陳建利為發起人的「文化之夜跨界小雜談」;三天後,南部藝文資訊整合平台「南藝網」在「小陽。春日子」辦了場「故鄉人聚會」。這兩場不約而同先後出現的沙龍有幾個特點:有一群人或組織發起一項活動,他們向某個藝文空間租用場地,主辦方如果有無法負擔的器材,則向既有人際網絡尋求支援。 阿鬨目前和大號文創公司同事、南部幾個社團剛成立的「Ho覓藝文實驗研究所」就具備資源串聯的概念。透過展演空間、聯合工作室、小型會議室和表演場、背包客棧等空間運用,阿鬨穿針引線的正是與在地藝文工作者之間的資源共享。「因為想把資源帶回來,這才是我們最大的期待。沒有說要做得多大,而是想,到底這個點可以凝聚出多少的人?」以聯合工作室為例,透過人與人的互動交換資源,讓彼此更有機會被看見。 (待續)

Next
你幫我我助他 屏東藝文「青」力量(下)

Previous
你幫我我助他 屏東藝文「青」力量(上)